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恩将仇报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好逸恶劳者享受的是施舍,懒惰形成罪恶;??艰辛耕耘者享有的是收获,勤劳养成美德。??懒惰本身就是罪恶,??贪婪成性内心险恶。????上帝在欺丑城看到一具蓬头垢面,暴尸街头的女尸,胆小的人像避瘟神似的避开女尸,胆大的围观者还冲尸首唾弃。??上帝很奇怪,问凡夫:“这可怜怎么没人收尸,不怜悯她还对她唾弃?”??凡夫告诉上帝:“她叫金欢,是个坐享其成,宁可要饭也不劳作的奸懒馋滑的贪婪。”便讲述了饭口金欢的。??屠家大宅院很阔绰,四套大瓦房富丽堂皇,家财万贯,良田千顷。屠庄主是个善良的贵富人,临死前不偏不向,把家产都平均分给了四个儿子,并再三嘱咐儿子们守好家业,多行善事。??老大两口子亲自下田地,只雇佣短工,守着田地塌实过日子,家很富有,几乎应有尽有;老二两口子雇佣长工,本分过日子,家也富得流油;老三两口子把田地卖了一半,到城里经商,连本都赔进去了便不再经商,回家务农,日子过得也很富裕;这三个弟兄都挺厚道,虽然也都有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但平时也常常仗义疏财,乐善助人,口碑都很好。老四两口子就大相径庭了,是一对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败家子。??老四从小娇宠成性,大了后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抽,五毒具全;媳妇金欢也是个娇生惯养,好逸恶劳,懒惰成性的浪荡女子。继承家产后,小两口就开始变卖田地,卖了钱两口子各一半,老四拿钱出去吃喝嫖赌抽,金欢就去买金银首饰戴,把打扮得满身珠光宝气,浓妆艳抹,招摇过市。三个哥嫂再三劝戒老四两口子珍惜家业,好好过日子,可两口子谁也不听劝,结果几个月的光景,田地就卖光了。趁金欢熟睡之际,老四把金欢的所有金银首饰席卷而去,到城里都当了,一之间输了个精光。两口子打个你死我活,就开始抢着卖大瓦房里的家底儿,最后一个很富有的咸宁哪家医院看癫痫家只剩下了座空壳大瓦房,家里的老妈子见连工钱都没了着落,抹着眼泪离开了屠家大院儿。老大让自己媳妇儿撵出门去,给了老四家的可怜的老妈子些盘缠和日后养老钱,得老妈子老泪纵横。不能因为老四的不是坏了屠家的名声,做人不论对谁都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没几天,老四在外胡作非为,遭遇不幸横尸街头。金欢成了寡妇,咒骂了老四一番,掉了几滴自怜的眼泪,抱着两岁的儿子,看着颗粒皆无的空米箱子,望着空壳一样的大瓦房,心里没了着落。??三个心善的哥嫂,都很可怜金欢和两岁的,弟弟不是,弟妹不是,但毕竟是屠家的人,合计了一下,三个哥嫂就给了金欢些柴米油盐,又各舍出十亩地,立下地契白送给了金欢,希望她日后能安心过日子。??哪知懒惰成性的金欢不知悔改,仍不正经过日子,把地租给了别人,坐享其成,饭都不会给孩子做。眼见着金欢怀里的孩子饿得直哭,哥嫂可怜侄儿,就把侄儿抱到家里吃饭,顺便也喊金欢一起吃顿饭。开始金欢还有些扭捏,作作态,吃完饭帮着嫂子收拾一下碗筷儿,打扫打扫地,后来干脆连手都不伸了,到吃饭的时辰了,就抱着孩子到三个哥嫂家看,哪家饭菜好就在哪家吃,吃完了抱着孩子抬屁股就走人。吃喝不愁了的金欢,最后索性把田地一卖,买了金银首饰又把自己打扮得靓丽照人,每天到外面去招摇够了,到了吃饭的时辰就回来死皮赖脸地在三个哥嫂家吃白食,还冲大伯哥要酒自斟自饮喝上几杯,做起了白吃白喝的厚颜食客,饭菜不可口还要挑三拣四。金欢的做派实在让人不可怜可气,可谁也不想跟她惹气,大嫂对金欢不说什么,二嫂认可了,三嫂也没什么话说。后来,三个哥嫂对金欢的作为也自然习惯了,也想开了,谁家也不差那一双筷子,就当养只馋猫了。到了饭点儿,三个哥嫂家的孩子就扯着嗓子喊:“饭口到了!”金欢听了,从炕上爬起哈尔滨中亚癫痫病医院来,就抱着孩子挨家看饭菜,选一家饭菜好的上炕盘腿一坐,不吱一声,拿起筷子就挑好吃的菜大口吃,习惯成了自然。侄子侄女也不用吩咐,给这豁出脸皮不知廉耻的老婶儿斟上了酒,金欢就有滋有味儿地喝着小酒,大嘴抹哈地开吃开喝。??大半年过去,金欢便臭名远扬,乡里的男人嫌弃自家女人懒惰油滑,张口就骂:“你个奸懒馋滑的饭口金欢,除了吃再没好下水!”若谁对人慷慨大方了那么一点儿,就又会说:“你个不分好赖,宠坏惯歹的屠家哥嫂!”金欢成了无耻懒惰女人的代名词,哥嫂们成了姑息养奸的恶人。??即便被说成了宠坏惯歹的恶人,屠家哥嫂也没怠慢金欢,倒是金欢自己太毒,惹恼了哥嫂们。孩子们平时吃零食,不知羞耻的金欢白食三餐也就白食了,嘴还特馋,竟背着大人偷偷跟侄辈孩子们要零食吃。开始孩子们还碍于金欢好赖也是自己婶子的面子,给她分些零食吃,后来个别对金欢早有怨气的侄辈儿们,就不给金欢零食吃了,说老婶儿不仅人懒惰嘴巴子还特馋,直做鬼脸羞金欢,金欢一气之下就动手去抢,不给就伸手打骂,惹得满院子是孩子们夸张的哭喊声,惊得鸡飞狗叫。即使这样,哥嫂们心里有气谁也没撒出来。可最让人看不下眼的是小哥姐们给小弟——给金欢儿子的零食,金欢竟然也不放过,上儿子的手里抢零食吃,儿子望着可怜巴巴不敢哭出声,可怜巴巴地直掉眼泪,金欢不以为然还边吃零食边笑,吃不够还让儿子再去要,这可惹恼了哥嫂们。大哥真动怒了,说:“这当婶儿的抢侄儿们的吃食也就算了,毒到连自己儿子的好嚼果也抢,真是世上少有。都是咱们把她惯的!再谁都不管她饭了,我看她能不能饿死。”从此,谁家也不招待金欢了,吃饭的时候都把门插上,不让金欢进门。金欢进不去屋,就用手掐儿子哭,想用此方式让哥嫂们可怜侄儿,她也跟着进屋混口饭吃。哥嫂们也有办四川治疗癫痫哪家好法对付,盛一小碗饭菜从门下或是窗户的猫洞递出去,声明只给侄儿吃,逼得金欢不得不现出一丝舔犊之情,把只够孩子吃的饭菜给孩子吃,自己眼巴巴地看着。两天下来,颗粒未进肚子的金欢,饿得天旋地转,两眼直冒金星,恨哥嫂们恨得牙齿都咬掉了茬儿!??几天后的一个半夜,屠家大宅院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意外,突然大火冲天,几个村子的人来提水帮着救火也无济于事,瞬息间房屋和粮仓就烧个精光。屠家人倒是没伤到一个,牲口也都幸存下来,可眼望着炭火熏烟中的废墟,屠家大小都在哭天抹地,连帮忙的村人都掉下眼泪。??大嫂拍着大腿说:“天哪,没缺德作孽,咋就遭了这大的天灾啊!跟个金殿似的家,眨眼啥都没影儿了!“??二嫂抱着孩子欲哭无泪,木讷地说:“几仓的粮食,颗粒没剩,一窝孩子明天吃啥啊!”??三嫂抹着眼泪说:“值钱的东西啥也没抢出来!就这么从,跌到地狱了呀!”??“嘿嘿嘿嘿……”在忽明忽暗的烟火阴影里,金欢怪异的脸上充满了阴毒,阴阳怪气地冷笑道,“老天真有眼,终于让你们都跟我平等一样,一无所有了!”??三个哥嫂一下就都惊呆了!一个看不下眼的村人喊了声:“留着她这祸害干啥?活撕了她。”??突然,三个嫂子一齐朝纵火的金欢扑上去——??“住手!”大哥一声吆喝,将三个妯娌喝住,朝金欢走过去,从兜里掏两根儿金条给了吓得傻楞住的金欢,“你再不是人,好赖跟了我老兄弟一场,也算是我屠家的人。这金条就当我把你的宅基地买下了。你这种恶毒阴险的女人在这附近是呆不下去了,我们也见不得你了,想好好活你就抱孩子远走高飞,找个陌生的地方好好重新做人。天亮你就走吧,再也别回来。”??一无所有的金欢再没脸面对,揣着两根金条,在暗地里眯到天亮,抱着孩子走了。??三个哥嫂卖了些田地,很快又在原址盖起了三套大攀枝花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怎么样瓦房。??几个月后,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来到屠家大院外讨饭;大嫂把她让进大院里给她盛了一大碗饭,碗里放了几快肉;女子一声没吭,片刻间就狼吞虎咽吃光了大半碗饭菜,然后就抬脸望着屠家的三套大瓦房,渐渐地就一脸的不公与嫉妒憎恨的恶毒神情;大嫂看着她那因挂满污垢而模糊不清的脸上,神情特别的怪异,突然就想起了失火那晚幸灾乐祸的阴毒面孔:“你是——金欢!”??“我是金欢!”??“你还有脸回来呀?”大嫂愣怔了片刻,惊讶地问,“孩子——我侄儿呢?”??“你侄儿不跟我少遭罪!我养不活他可他是块肉,卖给好人家换口吃的也饿不死我。”金欢轻描淡写地说完,阴冷地嘿嘿一笑,“死了更好,屠家少个后。”??“虎毒不食子,你真歹毒啊,竟然卖了自己孩子!”大嫂流着眼泪说,“知道你这样……孩子我们就留下了!”??“唉——我悔不该当初哇!”金欢叹了口气,“我真恨我自己呀,真恨呐!”??“犯下了没救的错误悔也没救了。”大嫂不知就里,“是个人都做不出来的事情你都做下了,你还有啥可恨的?”??“我恨呐,我恨烧你们的家搭上了我自己的家,落得我自己都无处安身!”金欢望着哥嫂们新盖起的大瓦房,牙咬得嘎嘎响,“我错在一念之差,忘记了你们还有地!我恨老天不公——不会让我发洪水再冲光你们的地!”??“原来——火是你放的呀?滚——”大嫂抢下饭碗,将饭碗摔个粉碎,把金欢推出大院儿,哐一声关上了大门。??“原来如此。”上帝说:“好逸恶劳者享受的是施舍,懒惰形成罪恶;艰辛耕耘者享有的是收获,勤劳养成美德。懒惰本身就是罪恶,贪婪成性内心险恶。”??凡夫叹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是:哥嫂宠惯懒惰金欢——姑息养奸;金欢纵火恩将仇报——坑人害己!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