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其实我还是会想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作者:韩小烽

或许我发现想你了,或许还不够深刻,或许越来越深了,或许又不想了,或许我还是会想你。

16岁那年,我踏入了大学的校园,充满了激动,也充满了。对于那些花开花落的季节,的还不够深刻,经常会描绘出幻想的情景,不过那时候写过很多来诉说我的,引现出一个个怎样走过这阶段的我,有点小纠结,有点小,有点小害怕,有点小复杂,有点小犹豫,还会有点不知所措。我就看着这样的自己打马而过,呼哧着自已所留下的痕迹,不过那一年还有一个走进了我的,仿佛觉得那一刻就在昨天。

她叫刘叶,从喜欢我的文章之后,就决定了说要来找我。我不再了,因为有过同样的场景,都没有实现过,她又说我是真的要过来找你。她才15岁,她的那股劲不知道是冲动,还是理智?可能年少轻狂还不一定。总之我还是不相信!她在福建,我在海南。距离有点谣远,她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我,关注我的动态,只要我发的说说里面有不开心的。她就会打电话来问我怎么了?她这样无微不至的问候,让我有点感到心动,也觉得有点温暖,日子一过再过,每天都会持续这样的话语,关心。她说我写的很像她自己,句句深入人心。被她这么说,我也会感到欣慰。

就在2011年的9月28号,她真的过来找我了,那时候我还在宿舍睡觉,上午没课。她打了电话给我,我迷糊的接起电话,她说我现在就在你学校大门,赶快出来。我猛的从床上起来,一下没了任何睡意,我问你真的在我学校门口?他笑了笑,好像知道了我会这么说,“我有骗过你吗?”

我急忙的起床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就跑出了宿舍,气喘吁吁的跑到校门口,那时候正好放学。人来人往的,我看不到她的身影,她提着行李走了过来,走到了我面前,我一下认不出她,和照片上并不是太相像,削瘦的身子,白静的脸庞,踩着高跟鞋,穿着粉红色的裙子,像是被飘荡在风中。她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小烽,我好想你。”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抱了我,用力的圈住我后背,走过的旁人看着我们两个,我觉得有点不真实,像是在做。她松开了我,我一句话都还没说,她不顾一切的吻上了我的唇,反而觉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有开口说话。( 文章网:www.sanwen.net )

我带她在我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40山东癫痫医院哪个好0元一个月,收拾好,我带她去吃饭,在一家餐厅,这里很安静,餐厅里正在播放一首钢琴曲,至今都很听的《边境》。我们好像话中带着,彼此相视着对方,眼角带着笑意,或许一直都感觉是场梦。

“可能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我心里压抑着激动。

“那我现在就在你面前,还不是真的吗?”她伸出手握紧我的手。

我对她笑了笑,“或许还是有点这样的感觉。”

她站了起来,走到我身旁坐下,躺在我怀里,搂紧我,”那这样呢?“

那时我依稀记得她发香的味道,是艾诗洗发露。我摸了摸她的头,”我感觉到了。“

这些对话的语句和动作,我还依然历历在目,不是有多特别,而是会感到温暖,或许有许多事还不明白该怎样下结论?但还有许许多多的勇气,可能年纪还小,还有很多选择的余地,你不知道何时是一场迷糊?

我们吃完饭之后,我带她去了我的学校,在很多个地方走了来回,为了陪她,我连下午的课都没去上,她一直牵着我的手,我想要放开的时候,她就说不准。我感觉她的感特别强,要是我哪天要去做什么,不带上她,她肯定哪都不给我去,不过当时我对她没有那种浓烈的喜欢,可能过多的是陪伴。渐渐的我越来越少去上课,甚至她叫我和她一起住,她一个人只睡了三个晚上,就说自己害怕,没有安全感。从来没有一个晚上睡着过,整的给我打电话,无奈之下我答应了她,不过她就是胆子特别小,像小一样,租的房子里有两张床,她硬要我和她睡一张床,抱着她,哄她才睡,我如果不答应,她就会对我撒娇,那段我忽然开始感到烦躁,日子一天天的过,就这么持续了半个月。

在一个晚上,我们走在马路上,彼此不说话,叶子纷纷的扑向大地,有一种无法诉说的味道,离着两排的马路,车子匆匆骑过,之后又变的安静,我不知道无人看透的角落,里面会隐藏些什么?但我感觉到里面尽是悲伤,当时我就是这样的想法。她也非常认同,我走到了她面前,看着她,眼里尽是那种迷惘,两个不过只是16岁和15岁的青,为何会有这样的眼神?她走上前来摸着我的脸,”怎么了?小烽。“

我看着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划过她的脸颊,”你过来找我,你妈知道吗?“

她的手放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我一聊这个话题,就想抽烟,等我先抽完,再跟你说。“

我迷惑的看着她看癫痫病医院 哪家好,有模有样的抽着吐出烟雾,我没想到她会抽烟?还有包里何时带着一包烟?在她抽完这根烟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看着她。

”我爸妈在我十岁那年就了,他们之后就不管我了,也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每个月定时给我钱花,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我读完初二,就生了一场病,他们也很少来看我,我经常独自一个人在病房里发呆,很无助!那样的感觉使我想自杀,可是我还是撑过来了,在医院里躺了半年才好,可我不想再去上学了,反正也没人会在乎。“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仰着头,泪水不停的流下来,然后擦掉眼泪,继续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几乎看到一些事物都是死亡的,没有任何希望,身边也没有一个,渐渐的我把自己关上门,不说话。整天面对着电脑,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你写的文章,发现我们的性格很相同,经历也很相似,我看了你写的每一篇文章,看一次哭一次,然后加了你,才知道我们只相差一岁,我就决定了要找到你,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听她说完了这些话,我的心像是被击碎了一样疼,我看着她的泪还是在流,我上前去抱住她,用力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我轻声说了一句,”不哭了,还有我在。“

慢慢的我爱上了她,她的那些任性,无理取闹,像小孩子一样的脾气,我都尽量的去包容她,我知道这是女孩子的本性,也知道本该在爸妈怀中撒娇,却没有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她隐藏在心底太久了,她不爱我,怎么会把这种从来没对任何人用过的方式用在我身上?呵……可能年少无知,哪懂什么才是爱。

有时我也会去上课,她也懂作为一个学生应该去上课,她就会在租的房子里等我回来,无聊的时候,也会跑去我的学校,坐在长椅上听歌,等到我放学。日子一天天重复的过,我们形影不离的在一起,充满了笑语,打闹,安静,诉说,。

我还记得那个深夜的晚上,我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哄她睡觉,她忽然起身,窗外的月光映在她一半的脸庞上,她看着我,久久的不说话。我问怎么了?她说了一句,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你,好不好?我还没有回复,她就吻上了我的唇,用力的,霸道的方式。我不知所措?任由她亲吻我,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甚至扒开了我的衣服,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万一你怀孕了,怎么办?”

“那我们就。”她很坚定的说。

“我们这么小,哪能结婚啊!”我劝说着她,万一真的那样,可能就真的会。<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p>

她不说话了,叹了口气,穿好衣服,背对着我躺下,也不叫我哄她睡觉了,我捂着双眼,就这样度过了长长的。第二天我起床去了上课,放学了也没看到她坐在长椅上等我,我回到租房那里,看到她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我把打包好的饭菜放在她面前,叫她吃饭。她也没应我,我打开饭盒,把筷子放在她手上,她问我:你是不是不爱我?

我很无语她这么问,“你怎么会这么觉得呢?”

她回过头看我,“那你为什么不肯跟我结婚?”

“拜托!我们现在才多少岁啊,我大学还没读完,也还没出社会,你现在15,我16。我爸妈是不可能同意的,还有以后怎么办?你想过吗?”我站起来,不停走动着。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啊!你根本就不爱我,不要去为自己找借口。”她是吼的说出这句话。

”你不要闹了好吗?“我也大声的说出这句话,好像第一次对她这么大声说话。

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刀子,直接的往手上一划,我清楚的看到鲜血流动,我惊呆了!她还想再划,我跑上前去用力的抓住她握刀子的手,”你疯了!刘叶。“

她丢掉刀子,哭泣的躺在我怀里,”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我轻轻安抚着她,”没事了,没事了。“

经过了这一场风波,她慢慢开始想开了,也不再那么任性了,这或许也好,使她变得,一切终归会过去。

有一次她站楼顶上,她说想看天空。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我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被风吹的摇摆不定,她用手把头发勾到耳朵后,回过头来看我,”小烽,你说从这里跳下去会死吗?“

我走到了她的身旁,笑了笑,”我想会吧。“

她说:你能不能从背后抱住我?

我走到她身后抱住她,她张开双手,很享受的样子,”如果我会飞,我就可以带着你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伤感的地方,而且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那一刻我记的很深刻,至少我们是真的那么相似。

我很当时的那种场景,想一次,心里就会空一阵子。迷迷糊糊,寻寻觅觅,时间过到了十一月份,她越来越依赖着我,每天过着没有我在身边就不行的日子,其实我也依赖上了她,因为她的可爱,因为她的天真,因为她的心疼,还有因为她和我相似的地方。

其实这一切都往过去式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走向了终点,当时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她爷爷打来的,说她奶奶忽然病发过世了。我看不见她爷爷那头的表情是怎样的?可能声音在颤抖,可能早已流了好多泪,可能也快支撑不住了。她面无表情,泪在眼里打转的流下来,轻声的说:我知道了,爷爷,过几天我就回去。

挂了电话,她趴在桌子上,哭了好久,我看着心好酸,将她拥抱在怀里,不停的安慰着她,她一句句的跟我说她奶奶的事,诉说她奶奶是什么样的人,对她怎么样,还有是怎么样过世的。我陪了她一晚上,她也哭了一晚上。

过了两天,她订了机票,说要回去。我没有多说什么。或许人生就这样吧!总会有,在机场,我们面对面看了对方好久,全部的情绪都充满了在眼神里,不舍,悲伤,不安,难受。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正因为了解彼此,什么都不想再说了,我的泪在眼里打转,不经意间流了下来,她又是用同样的方式伸出手,摸着我的脸,心疼的说:别哭,小烽,我还会回来找你的。我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对她流泪,因为我为她感到心疼。

她上了飞机,她的身影仿拂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再也见不到了。她到家的时候,打了电话给我,之后越来越少了,再然后失去了联系,时间一晃,我17岁了,她也16岁了吧。我感觉她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好像就是一场梦,越来越不真实,但这座城市里依旧有关于她每一个回忆。

那天是晚上,她忽然打来了电话,她说: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我:还好,你呢?

她:我……我怀孕了,要结婚了。

我:哦,那……恭喜你,也祝你。

简单的几句话,我就挂了电话,觉得再也没有多余的话想说。

那天我站在楼顶上,打开信封,看她给我寄来的婚纱照,照片中的她特别像一个,张开双手,就好像当初要我从背后抱着她,想带我逃离这座城市一样。

有一种是不知道与你一别会是一世。

有几首歌,我们坐在一起听过,现在还是很熟悉。

《你的自由他的温柔》周小锋

《你不懂我》周小锋

《因为你》周小锋

《回忆是讨厌的东西》周传雄

《最近好吗》张韶涵

《他和她的》萧亚轩

音乐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