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原创哲理小说倪茹君和汉南名士的故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创作摘要

划时代人民大众的艺术必须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钻石为根本,必须与党中央大政方针相结合,必须与時代的脉搏共跳动。

解放后数十年间,农村村委会基层干部大多均不参加理论深造学习考试,均为无证上岗,均对共产国际,对共产党大纲,对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特别是对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略知甚少。我国马克思主义学院科学社会主义专业大学不是太少,而是象襄阳王君正之类的人才确实太少。

军队转业军官,优秀公务员,的高才大学毕业生,充实到基层居委会村委会,精选马克思主义学院科学社会主义大专课程,组织基层两委会干部进行特殊进修、学习、统考、颁证,凭证上岗,提高基层两委会干部科学文化和政治素质,是今后一个時期建党强国的最优策略之一。

词曰

横跨滄海竪跳山,狂飈地覆天翻。( 网:www.sanwen.net )

呼風唤乾坤轉,跨步驚雷震,揮手電光閃。

巨筆濃墨天地宽,擘窠榜書手段。

時代打造英雄漢,龍虎壯志舒,鯤鹏金翅展。

石猴镇门昌村一组的确出人才,镇长倪茹君、村主任邹树成、离退休干部诸富安、乔公、金正友等人,均为石猴镇门昌村一组人,他们不是同龄人,但都属于同村数代近邻老街坊,相互都知根知底。老辈子众乡亲从清朝民国共同居住到解放后,相互间的辈份没法乱套,倪茹君称乔公和金正友按传统规矩要喊伯伯,但倪茹君几十年从不按辈份喊任何人,从不认谁是婶叔大娘,相反任何男女老少只要略微对他镇长倪茹君大不敬,他马上翻脸。倪茹君个人传统性家教问题根本不属于党纪国法调整范围,连玉皇大帝老天爷也管不了。

成立人民公社時众乡亲一起吃食堂亲如一个大家庭,后来人民公社虽说解了体又分田到户各干各,但古老而又优秀的民风民俗,仍世世代代祖辈相传。

农村村委会属于自治性质。倪茹君倪添祥成立人民公社之初就是石猴人民公社门昌生产大队长,这里的基层干部包括各生产小队长,大多均为倪添祥选择培养提拔起来的。选择就是选择近亲或亲己晚辈人。培养就是培养知己同心人。提拔就是提拔最听领导话的人或者是最有攀爬技巧而又手段独到者。这么些人大多有一个共性:均不参加理论深造学习考试,均为无证上岗,均对共产国际,对共产党宣言,对马克思主义三大來源和三大组成部分,特别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略知甚少。从人民公社成立到解体这数十年间,历史性的铸成了一个以倪家为首亲如一家甜如蜜但又看不见摸不着的铁杆帮派体系。

乔公一九二九年出生,十五岁在国民党军队当兵,加入到共产党军队解放時,随军一直打到厦门,在厦门留有极其珍贵的黒白照片。乔公跨过鸭绿江参加过抗美援朝大战,某大公司党委书记岗位离休到现在已有二十多个年头,每年领取十三个月工资,享受国家应有的特殊待遇,已享年八十五岁高龄。乔公其人一身一世两袖清风一身正气,邪席不坐邪膳不食可查可访,老百姓敬称为汉南名士。

乔公糟糠之妻诸玉清年上八旬德高望重,石猴镇门昌村委会妇联主任岗位退休也有二十多年,头发花白,身板硬朗,和乔公共同扶养两子三女早已各自成家,如今儿孙满堂福满门四世同堂,美满。

乔公是长年居住在省城的诸富安的家门姐夫,他二人同为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的正统派国家干部。乔公离休后在家常常大清早打打太极拳,抽空还炼炼传统的毛笔书法,最主要的是喜欢上网研究哲学,研究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研究卢卡奇方法和共产国际,着重研究的是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始终密切关注党中央各个時期大政方针,最近特别关注三个代表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乔公认为离休仅仅是指岗位而言,政治思想党性原则永不离休,要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故尔两耳不闻窗外闲杂琐事,目不旁鹜一尘不染,正有清廉高洁之大家风范。人称二十一世纪为网络世界,好一个乔公,耄耋之年上网研究学问孜孜不倦享有盛誉,开创了一代网络文化养老之崭新风尚。

乔公老家祖传有三间宽门面房屋宅基地,纵深还有个二十多公尺的大院子。成立人民公社之初,门面漏雨的旧草房翻盖成新草房,多年后因草房还是好漏雨,又在草房上加盖大红机器瓦,人民公社解体之后翻盖成红砖水泥板房,房顶上加盖石棉瓦隔热层因为太矮,所以根本不能住人。进入二十一世纪,乔公三个女儿共同合资,商量将老家空后院盖成两层楼房,意在陪伴二老,共享家人团聚之乐。乔公没有反对就是同意,只是总觉得似乎有一种非常玄乎的不祥预感在提请警惕,所以他事先说明,年事已高,手上事情又多,适当拿出钱來给子女用用可以,但决不参与由建房问题所引起的一切麻烦。

人民公社有二十六年的光辉历史,人民公社解体至今已上三十个年头。倪茹君等接班人当初提干高升時诸玉清都投过赞成票,诸玉清乃现任门昌村委会领导邹树成胡佑胜之流的革命老前辈,乔家盖房问题有八旬高龄的老主任诸玉清陪同女儿们出面找村委会领导请示商量较为妥当,问题是邹树成倪茹君一再变着法子委婉提示可否有乔公陪陪酒交交心,大家面子上都好看,楼房会顺顺当当完工,一定还会少花好多钱,但遗憾的很,此愿难如。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与谋,由此推论,心胸、文化、志趣、信仰等等不同均不能与谋。并不是乔公太过于清高瞧不起人,而是真正共产党人的品格必须保持。乔公常常和家人,特别是对子女们讲志士渴不饮盗泉之水,热不息恶木之阴,廉者不受嗟來之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何谓摧眉折腰等古训,特别讲究家风门风。乔家子女深知老对妖风烈烈的恐怖镇深恶痛绝,对倪茹君之流视如尘糞,谁都没法为倪茹君传话效劳,只能打马虎眼,倪茹君之流难如此愿,所以乔家建房这事久拖多年无果。

老爸的家训不能不听,自家楼房也必须得建,到底该怎么办?面对两难,后来乔家晩辈人被迫理解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大道理,不得不灵活办事的瞒着家长,百般恭敬村镇相关干部。当抓住胡佑胜的老妈去世大宴宾客,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之机,被迫集中智慧和力量送丧礼,打通银川治疗癫痫病哪里有医院了第一个关节之后紧接着又再三请吃请喝变着法子送礼送人情,结果也只能暂时勉强获得口头同意,但又很难预料后边的问题会不会更加严重。

2014年暮这天艳阳清风天气晴朗,乔家楼房开工六天之际,一楼正墙做起正在做一楼圈梁,圈梁完工才能架一楼楼板。正在这時,城镇管理执法留有长发的大队长,人送美称假洋鬼子泰勒将军的韩磊勒带领一班人马扑上乔家建房工地,那个倪茹君的结拜兄弟狗腿子很可恶的赖八爷,背着专业录像机拿着高档照相机也狐假虎威的混在其中,韩磊勒装腔作势的索要楼房开工许可证,情况急转直下,问题立马从极端走向更加极端。

当初房管、土地和规化三块牌子一大家,老百姓建房办证获批较为有科学社会主义优越性,后来这一大家分成各自独立的三块牌子三大家,村镇干部倪茹君之流及其情人亲友领取房屋准建证房产证,就等于自己给自己办证,如同从自己衣袋里取擦屁股纸那样简单和容易,然而众多村镇乡民想办这些证却难上加难。自从城管跨马扬鞭登台亮相,千万老百姓建房再想领取这些证更是比登天还难,即使是当过村委会主任的诸玉清也无可奈何,何况乔公不会折腰就范,不会给现官捧场留面子,所以乔家建房当然也就只能望证莫及哀叹了。

韩磊勒一帮人大驾光临,诸玉清深感意外,乔家姑娘女婿们赶忙笑脸相迎,陪好话奉香烟敬如上神。韩磊勒明知乔家根本就没有建房手续,硬是故意死盯着建房手续盛气凌人的拼命催逼。乔家拿不出建房手续,城管执法的帮工小舔赖八爷又是录音像,又是拍照片,对于乱搭乱建的违规违法建筑,必须做的是证据确凿扎扎实实,当然也要显示出执法神圣也是铁证如山,两者千年万代任何人都没法否认和改变,与此同时也正是韩磊勒之流如何性质恶劣欺压百姓的历史见证,这就是韩磊勒之流录音像拍照片的正反双重效果。

乔公不会维持人,只会得罪人,乔家又有钱,所以总有人示意狠狠的绑他几票,美宰他几刀再说,因此韩磊勒有备而來的沖着老居委会主任诸玉清奸笑着说:“村委会口头批建祘什么?没有建房证又强行建房,就属于违法建房,这是终止私自乱搭乱建违建通知书,现在下达,请领取。”

建房们立马都闪躲的离开现场,诸玉清接过通知书气愤不平的说:“老百姓有了钱不改善私房居住条件,还能干什么?你们故意不给建房许可证,就是故意给敲诈勒索收保护费创造先决条件,与绑票劫匪有什么区别?要好多罚款,开个罚款单來。”

韩磊勒之流与市政府领导办公室相距太远,他们刻意欺上压下为如此罚款已亲自疯狂操作了好多年,胆量越来越大,每每因任性骄傲又欲壑难填而感到极度狂奋,罚款之瘾似乎比吸海洛因冰毒之瘾更加利害凶险。面对如此斗胆敢针砭时弊仗义执言的老太太,竟敢把韩磊勒之流公事公办友好善良的办公方法说成敲诈勒索收保护费,比作绑票劫匪,韩磊勒如何能甘拜下风?法权不用过期作废,扛着公旗营私舞弊,趁火打劫理在其中,所以这时韩磊勒狐假虎威装腔作势又用心毒到的说:“故意不给建房证是市政府的决策问题,谁敢提出批评反对,谁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咱哥儿们根本就不是为罚款,咱们没一个是贪图钱财的人。历史赋予我们城镇执法時代特权,使命空前光荣而又神圣,所以咱们必须铁面无私秉公执法。本队长天职所在,对不起,得罪了。”

韩磊勒心如铁石的一通手机拨下来,不大一会功夫派出所长冷面阎王倪德义带领警察开着警车都赶到现场,隨后又开來一辆大型挖掘机直往乔家后院建房工地冲。

新建的墙壁圈梁,如何经受得起此等大型挖掘机摧枯拉朽飓风般的狂威?情况危急大难临头,心惊胆颤的八旬老太,老共产党员老居委会主任诸玉清意欲上前阻拦评理,警察和城管人员协同作战,以妨碍公务罪强行将诸玉清往警车里拖。诸玉清两个女儿红娃和香娃生怕老娘发生意外,连忙上前护妈讲理,不料同样以妨碍公务罪强行拖进警车,紧张而又恐怖的气氛眨眼之间似乎就要凝固成冰,但仍然还是比不上西伯利亚的暴风。

诸玉清母女仨都被强大的专业武力以泰山压顶之势毫不留情的强行拖上警车开走了,诸玉清几个女婿脑筋被迫急转弯。好些年來,好多好多私家楼房都是在令人恐怖的扒房机器惊天动地反反复复的轰鸣声中或自觉或被迫再三上交罚款供保护费之后完工的。前车之鉴,领教者智,乔家晩辈人如何不懂恐怖镇行情?

石猴村镇干部头顶三个代表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大胆继承利用婚丧嫁娶生小孩过生日等借机大肆敛财的罪恶传统并发扬光大,相互比拼看谁敛财本领大,看谁接的客最多,谁就最荣耀!前不久胡佑胜的老妈去世大宴宾客数百人,所得脏款数十万,大有空前之势。乔家年轻人看准時机抓紧商量,四个姊妹被迫大开贡戒,四个小家各自送丧礼一万现金,胡家丧礼账目记录精细一目了然,四万现金出手果然命中靶的打通了第一个关节。胡家丧事过后三天乔家年轻人趁热打铁烟酒宴席递增才获得楼房开工口谕,最最惨绝的问题是这些人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保护费也要了,为什么狗脸不生毛,翻脸不认人的现在又來抓人发疯,原因何在?是因为还没有吃好喝好吗?是嫌钱给的太少了吗?面对金兀术的狼牙棒,决不能用天灵盖去硬顶。乔家年轻人为了避免更大伤害,他们只好头脑灵活的立马示弱装傻,退避三舍,躲进掩体,钻进前边旧房屋里憋住呼吸,查奸观恶,从新筹划另议良策。

大型挖掘机畅通无阻势不可挡的头顶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公开代表倪茹君之流的根本利益,毫不含糊的坚决执行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密切联系群众的开进乔家后院建房现场,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三下五去二的改进工作作风,眨眼功夫一层楼房墙连同圈梁都挖了个落花流水惨不忍睹,恐怖镇随着抓人推房的浓焰滚卷,恐怖的气氛更加强烈凶险。

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但是有一顶重若千斤妨碍公务罪的大帽子在半天空飛快的打旋,随时随地都会落下来砸的人头破血流吃罪不起,所以任何人也都不敢吭声讲话,但还是有人敢愤怒敢摇头。眼尖手快技艺精湛的赖八爷争分夺秒录拍交替,抢情抓况实地抢录抢拍的步步到位恰到好处。

八旬老翁名叟乔公依然在陈旧的卧室里上网,宽大的电脑桌坐北面朝正南方临窗迎路,室内阳光充沛,乔公精力充沛,室内空气流通,乔公电脑联四海通全球。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个更专业>

外边房前屋后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均在乔公的意料之中。许多年以來,邹树成倪茹君之流一些人因众多村民建楼房而刻意制造出來的此等荒唐透顶的丑恶闹剧层出不穷,数不胜数,数见不鲜,见怪不奇。没人看街坊邻里面子,不讲人情铁面无私,冷酷残忍心狠手辣也早已形成了一个時代,现如今轮到自家盖楼房惨遭毒手,当然也不能例外。

科学社会主义新农村,也是乔公正在研究的课题之一。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好的很,勤劳致富的老百姓建筑自家住宅楼完全符合党的政策,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幸福生活的象征,更是走上共产主义道路的漂亮基础,可是恐怖镇敲诈勒索的枪口擂肥的箭为什么总是瞄准村民老百姓盖私房,原因何在?公元一九四五年之前,日本人两次侵犯到这里來放火,烧毁了好多好多老百姓的房子,但还没找老百姓要钱,而邹树成倪茹君之流反反复复扒了老百姓的房子还要反反复复找老百姓要钱,手段如此之惨绝狠毒,大有空前之势,中华文明五千年,哪个時代能比?乔公正在电脑上研究组写一篇新的文章。

执法如山之人的吼叫声,警车那听贯不怪的怪呌声,大型挖掘机的轰鸣声,特别是那墙壁圈梁倒塌砸地的震动声,比得上麦克阿瑟联军飞机大炮的轰炸声吗?面对空前豪劫,名叟乔公依旧气定神闲心静如水的稳坐电脑椅,仍在电脑上继续劳作,仍旧目不旁鹜。

“抓走了,红娃香娃也抓走了。那个倪茹君的狗腿子赖八爷还在现场搞录像拍照片。” 痛心之极的二女婿小声向乔公回报,敬告知义务。

对于赖八爷,恐怖镇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认为此人太没骨气,自家姪儿媳妇一家被人欺负的要命被迫逃出恐怖镇,而他赖八爷却还甘为人家家奴甘效犬马之劳,简直不是人。也有人认为,作为一个外来户,此人不屈服于权威,镇南佳园就不可能继续承包。

跨过鸭绿江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名叟乔公也不把赖八爷看在眼里,女婿的回报他只当没听见,这时只见他目光如炬,仍然还在电脑上用心分析研究一些大课题,是谁在反党反社会主义?是谁在欺上压下欺压老百姓?共产党毛主席开始闹革命時的政治口号有哪些?现在人民群众是如何当家作主的?如今老百姓有了钱盖楼房改善居住条件错在何处?共产党毛主席始终为人民谋幸福,永远是人民的大救星,可是恐怖镇党内败类偏偏要充当人民的大災星,原因何在?不少干扰性电话反动宣传,与这些贪官污吏地头蛇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吗?什么呌淫威?淫威从何而来?一个小小的小镇镇南王倪茹君,村主任邹扒皮,比得上麦克阿瑟,比得上克拉克吗?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值得什么人去多看他们一眼?如此小苍蝇头戴铁帽子王冠,手撑钢铁保护伞,拒达摩克利斯之剑于千里之外,是造成恐怖镇成名的重要原因之一吗?特别是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出台这么长時间这伙狂夫仍敢如此嚣张,无论有什么客观原因,必定有依法严惩不贷的那一天。打黑除恶,反腐倡廉,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呌逻辑?什么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是哲理,就是逻辑!乔公就是要亲眼看到恶有恶报这一天的到来。

一个身处更高境界的老党委书记乔公,任凭妖风凛冽,仍然专心自己哲理性理论课题研究,实非常人可比,这才是真正的洒脫。

一个在新农村为党为人民工作了好多年的老共产党员基层妇联主任诸玉清,连带女儿遭难,实感意外。母女仨在号子房里并不是羁押,只是学习了几天,不过居住费、床铺位费、伙食费、学习费、罚款费等费费高价,不给钱不放人!宪法和党中央都在北京,相距实在太遥远,如何是好?乔家晚辈人背后商议,白发苍苍的老娘性命要紧,白白送死太不值得,花钱买命才是上策,人家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

盖楼房买的钢筋红砖黄沙搁几天关系不大,水泥搁時间长了只能作废,怎么办?违建罚款乃新時代的新鮮事物新潮流,贫下中农老百姓谁敢反潮流?乔家年轻人背后商议,人家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高等烟酒宴席按规矩按贯例按要求办理,老老实实的如数送达,怕花钱难关能过吗?金钱并不能使鬼推磨,但金钱理所当然的也就换取了诸玉清母女仨如数放归回家,私家楼房也继续施工。

乔家楼房第二层快完工之际,城镇管理执法大队长泰勒将军韩磊勒又带领一班人马又找上门来,又装腔作势的检查量尺寸,又说超高,又说二楼房檐标高只能在一米二之内。再三敲诈勒索擂肥者自有熟练而又惨绝的老一套,韩磊勒又装神弄鬼的略玩手段,大型挖掘机又來发威显圣大开挖戒,味道手段玩足了之后,腿粗腰硬的韩磊勒又放下狠话说:“有本事到武汉上北京上访告状去。”

上访!什么叫上访?上访要有基层领导人批准,否则就属非法越级上访。凡是非法越级上访者,一概有当地驻省驻京专业干部专用专车专门押回老家关进秘密的黑屋子进行特殊教训,枪打出头,这就是真正解决上访问题的特殊工作流程。把越级上访者押回老家原地处理的绝招,就是违法乱纪者最有效的钢铁保护伞。

2013年之后好多大贪官黑污吏落马倒地,然而恐怖镇妖风依旧,意味着倪茹君之流的钢铁保护伞绝非一般,凡是蓋私家楼房反复惨遭敲诈勒索者,好多年下来始终如一的决无任何人斗胆敢越级上访。恐怖镇妖风烈烈飞沙走石,谁愿以血肉之躯去硬碰?

時光在一分一秒慢吞吞的流逝,韩磊勒之流百忙之中慢悠悠的消了气之后,乔家女婿姑娘又重复再三多方位请客送礼,百般虔诚温柔敦厚的敬神供香顶礼膜拜,陪笑脸献心牌红包,敬供软包装保护费灵活办事总算效果显著,总算有人又点头松了一口气,紧张局势慢慢又有所好转。在此紧要当口上邹树成倪茹君又一次变着法子委婉提示只要乔公陪陪酒交交心,还有挽回的余地,少花钱,楼房还可早完工,但遗憾的很,此愿还是难如。

日月催人老,

法治惩疯魔。

人兽只能在自然界共存,但不能同室共舞同桌共歺,泾渭分明才是真正的自然。

倪茹君之流最贪盗泉之水是年深月久功夫极深的,最爱息恶木之荫是高名远扬的,最会享受嗟來之食,逼迫老百姓贡献美酒佳肴海吃海喝是令镇人于不齿的。而老党委书记乔公属于毛泽东思想铁杆老英雄真豪杰,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是生了根的,坚持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是铁了心的,歪风邪气可撼否?社会主义社会痫病治好概率多大口号和社会主义好的歌曲是在解放以后响遍全国的,乔公为此深研数十年,定毛选为传家之宝,境界之高非常人可知,即使是身处如此大难之中险关难过也决不会屈服。乔公眼里只有党纪国法,党性原则政治思想只能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度白雪以方洁,决不能与奸臣恶棍沆瀣一气,视那些连街坊邻里六亲都不认的贪官污吏更是如毒草臭狗屎。

乔公和倪茹君这一对老街坊邻居偏偏又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都在各自研究马克思的大课题,只是互不交流也根本无法交流。最可惜的不同之处是倪茹君把自学而获得的知识学问用到了邪处,而乔公始终认为自己较优的荣誉较高的工资是党和国家给的,必须与党组织融为一体,以马克思三大组成部分为大纲,客观深刻的研究一些大课题,求出正确的答案,写出哲理性的论文在网上发表再说,大前题是尽一个老共产党员绵薄之力,必须以毕生的精力报答党,回报祖国,报效社会,报效人民。

显然知奸臣恶棍者莫如众村民,知乔公者莫如子女。乔家子女仍然面临两难,最后决策仍然还是为家长的话必须得听,楼房也必须得盖。他们亲身感受有这样的近邻街坊,有这样的村镇首长实在是天大的不幸。要吃饭就不能怕粮食贵,想盖楼房,想建设自己的幸福家园,就不能怕敲骨吸髓,石猴镇千千万万盖楼房的村民一概如此,随大流好了。

人民公社時期,石猴镇冒出来个万元户都千难万难,如今人家乔家子女陪着笑脸十万八万的往外甩饯眼都不眨,只要你张口,定让你满意,慷慨否?洒脱否?超众否?倪茹君邹树成之流被乔公小看痛恨倍加,但在白银现金强有力的作用下终于还是灵活办事了,他们这种屁股下有金交椅,脑袋上有乌纱帽的特殊人才,自有特殊之处。

什么叫变态思维,变态思维就是变态心理滋长出的一根怪筋悄悄在大脑之中发生癌裂变而产生的一种秘密效应。好多人都喜欢找个对手比一比看一看到底谁强?嘴里不比心里比,明里不比暗里比。乔公比倪茹君要年长27岁,近邻街坊,乔公亲眼看到倪茹君邹树成从小长到大,但却不明白镇长倪茹君之流也都长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根怪筋:你乔公虽说是棋高一筹,汉南名士名气再大,已经离退在家二十多年了,又能如何?被人瞧不起甚至唾弃,实在是要命的难受,不过如同曹操为例,足以证明什么人都有被人笑话、讽刺、甚至咒骂的时候,何怪之有?但是必须知道,石猴镇的天是谁的?石猴镇的地是谁的?在石猴镇居住的所有人归谁管?千千万万老百姓要建私家楼房,明白了何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哪家敢说不给我们敬贡?领地效应证明,孙悟空逃过佛爷的手掌心了吗?得到乔家晚辈人超群出众慷慨仗义的重金忠心,强有力的证明了如來佛真正是佛法无边,高高在上的领地效应,是多么的完美无缺,多么的神圣,实在是爽极了。最最令人欣慰的是享有这么些年老百姓公认的镇南王加身,所拥有的房地产财富实质性享受是你老朽乔公能比的吗?想到美处看到妙处,位高权重的倪茹君得意忘形的王颜大悦,狂傲自满的略使眼色,随即便有人网开一面恩赐下来,乔家后院二层楼房一栋,前后拖了大半年金子般宝贵時间总算完工了。

2014年年底乔家子女关门细祘,再三请客送礼交保护费的钱比建房钱高出三倍还要多。亲身惨遭敲害而又百般屈辱的乔家晚辈以哲学观点论证出新時期的建房证,完全有蜕变转化成特殊绑票之嫌。贪官持建房证在手变幻为绑票买空卖空,伴随着扒房机器砸墙錘,逼迫建房户必须反复拿钱赎票,这种荒诞不经的赎票钱,要比以往正规办建房证的钱数高出千万倍,这个数目是何等的触目惊心,何等的刀功血腥?大众老百姓上交千千万万的赎票脏款塞进私人腰包,赎到那种有影无形看不见摸不着的魔鬼般建房许可证之后楼房才能完工,由此可见这种万分歹毒的行为团伙人大有特殊绑匪之嫌。这些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梼杌凶冦饕餮肚如同宽不见边深不见底的太平洋,千千万万的民脂民膏如何能填满?恐怖镇盛行的这种愚弄国家愚弄党愚弄善良老百姓的鬼把戏是多么的荒诞可笑,又是何等的黑暗卑鄙?这些可耻的小苍蝇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于何地?

乔家晚辈经唯物主义辩证分析,以事实为依据进行研究,如此人为打造的这种名响中天的诸侯山头王,头戴铁帽子王冠的小苍蝇,扒老百姓的房子時敲诈钱财勇敢无畏,知己知彼无坚不摧,攻无不克百战百胜。然而面对党纪国法打黑除恶,其铜墙铁壁般的堡垒却又是那么样的泰山之稳坚不可摧,堪称磐石之坚,金汤之固,并能强有力的抗拒达摩克利斯之剑于千里之外,原因何在?他们专啄腐鼠之尸,专吞老百姓的嗟來之食,专坐狗肉恶席,暴饮海喝盗泉之酒,如此罪恶恶习铁证如山无法抹杀,并且这种新時期的仓鼠王美满幸福的王家生活遙遙无期,确实是石猴人民最大的不幸,镇耻民怨何时了?

2015年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天气晴好,乔公吃罢早饭后上网,在网上收到一名南湖好友新年祝福,和大型挖掘机扒他家新建楼房的数张照片。他感到非常吃惊,不料想南湖处女接着又发來一篇顺口溜四首竹枝词和廉贪定律等,后边还注有绝密二字。

一篇顺口溜如下

楼房盖的超,茹君妖。楼房盖的阔,感谢茹君魔。楼房盖的美,感谢茹君鬼。

楼房盖的帅,感谢茹君怪。楼房盖的深,感谢茹君坑。楼房盖的荣,感谢茹君蒙。

楼房盖的矮,感谢茹君拐。楼房如心願,感谢茹君骗。楼房盖的窄,感谢茹君黑。

楼房盖的丑,感谢茹君手。楼房盖的低,感谢茹君欺。楼房盖的冤,感谢茹君天。

楼房盖的高,感谢茹君敲。楼房盖的大,感谢茹君诈。楼房盖的特,感谢茹君勒。

楼房盖的卓,感谢茹君索。楼房盖的精,感谢茹君心。楼房盖的損,感谢茹君狠。

楼房盖的陡,感谢茹君手。楼房盖的岔,感谢茹君辣。楼房盖的多,感谢茹君剝。

不听茹君言,吃亏在眼前。茹君就是宝。活命离不了。接受茹君管,如同买保险。

茹君大人吵,不吵不得了。茹君大人骂,骂得好处大,茹君大人好,敬贡不可少。

茹君是专家,敬贡笑哈哈。茹君一把手,巴结先名酒。茹君男子汉,敬贡给碗饭。

茹君最爱酒,越贡越富有。茹君就是天,敬贡先酒烟。茹君就是地,敬癫痫病每次在夜间发作贡事如意。

茹君就是船,敬贡就扯帆。茹君就是神,敬贡事有成。茹君大丈夫,爱吃小豆腐。

茹君实在好,万民离不了。不服茹君管,处处有危险。茹君就是电,得罪就完蛋。

茹君老魔妖,得罪就挨刀。茹君是把剑,得罪砍两半。茹君是把斧,得罪就吃苦。

茹君就是仙,一手一片天。金银堆成山,茹君就是贪。茹君就是怪,石猴一大害。

茹君五虎运,杀人不偿命。茹君五虎好,杀人不逃跑。茹君五虎疯,杀人立大功。

茹君五虎魔,杀人更。茹君五虎邪,杀人就是爷。茹君五虎狡,杀人如砍草。

茹君权优越,专喝镇民血。茹君权力高,专吃镇民膏。茹君权力大,镇民都害怕。

茹君权力超,石猴一大妖。茹君权力坏,石猴一大怪。茹君权力恶,宽已严人魔。

茹君五虎胜,制造恐怖镇。茹君权力宽,吃喝玩乐贪。茹君贪酒烟,国法甩一边。

茹君权力大,党纪不害怕。习近平,快來察民情。东风吹过来,茹君必倒台。

天怒人民怨,茹君必完蛋。贪赃发疯狂,茹君命不长。

四首竹枝词如下

竹枝词1

沙泥红砖日色新,

抗美名士发如银,

佳肴金钱再三送,

扒房机器仍无情。

竹枝词2

扒房机器巨无霸,

蔬鸡称管醉九家,

不是蔬鸡翻红眼,

敲骨吸髓是生涯。

竹枝词3

扒房机器恐怖王,

搜刮民膏喂虎狼。

称管蔬鸡贪无厌,

敲诈勒索黑心肠。

竹枝词4

称管蔬鸡贼胆狂,

敲诈勒索年月长。

私吞金银太任性

吃饱喝足睡温床。

廉贪定律

小贪小光荣,小有名气。

大贪大光荣,大胆犯罪。

狠贪狠光荣,狠心坐牢。

巨贪巨光荣,罪大恶极可耻万年。

不贪不腐败,勤政廉洁流芳百世。

看着这些文字乔公不得不陷入深思。

乔公在网上无意中常常会收到好多好友打扰信息,一年上头几乎每天都有全国各地各不相同的茶叶推销。如此神秘兮兮的南湖处女是男还是女很难确定,但此人会有如此文学创作,文化水平显然要高出不少。打开南湖处女空间,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此人到底是谁,如何得知本人号?但就详知内情而言,不是本村人也一定还是本镇人。看到后边还注有绝密二字,乔公会心一笑,原来绝密含义和照片已经告知此人來历。网上勾通交流的确隐蔽性很强,打开视频如密室密约效果特优。什么呌势单力孤,什么呌孤立无援?恐怖镇原来还有同道密友,好!绝密就绝密吧,不过还是要小心为妙,且看南湖处女下文如何?

同是元宵节这天为星期四,星期四上午九点多钟镇长倪茹君收到了一封无名來信,信中只有三张A四纸,纸上打印的也正是一篇顺口溜四首竹枝词和廉贪定律等文字。倪茹君头疼的要命而又恼怒之极,他立马打电话要见邹树成。邹树成有个人专用轿车,他自己开车十分钟之内已从门昌村委会赶到镇长办公室。

雷霆般的倪茹君怒不可遏的要邹树成看他办公桌上的那封信,不料邹树成从自己公文包里也拿出一封刚刚收到的无名來信。两封信相比,只是收信人的名字不同,信封相同,信封上的手写字迹和墨色也完全相同。这是两封内容完全相同的信,完全可以肯定,这两封信原本就是出自一个人之手。什么叫惊愕,惊愕就是因太意外而发愣。

“这是什么样人物?”倪茹君非常严厉的说:“竟敢给我们捣乱挑战,必须彻查严惩。你一会儿回去布置一下,今下午召开一个村委会全体干部会,六个小队长,一个不能差,我必须亲自到场讲话。”

邹树成不等一会,立刻掏出手机给主任胡佑胜通电话,及时传达了倪镇长指示之后抓题抢话六层把握的又说:“不是那个乔公就是那个诸富安,出血太多之故?”

“不。此二人所玩的境界之高,令人佩服,但也还不能完全排除怀疑。”倪茹君忽然故作平静的提示说:“那个金正友值得怀疑。”

邹树成不加细想直观的说:“金正友恐怕没得这高文化。大队会计当了那么些年,也没见他能写个什么好东西出来。”

倪茹君恨眼瞪裂的说:“他卫生局女儿,特别是他那个法官女婿都不简单。”

邹树成如方醒的说:“敢跟我们呌阵,反天了!魔高一尺,咱们必须道高一丈。”

“不。”倪茹君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似的说:“这些年來,全镇所有建房户大多数都值得怀疑。重点怀疑对象也许还是都在咱们门昌村。”

“对。”邹树成随声附和的说:“怀疑范围不会太大,会耍笔杆子的人毕竟不多。我觉得汪伯祺和那几个闹房产证的人也值得怀疑。还有咱们堡垒内部是否有政敌的卧底,或者说咱们堡垒内部是否有人怀揣三把神砂,妄图倒反西岐。我看那个赖八爷也值得怀疑。”

“废话。”倪茹君斩钉截铁的说:“久经考验的外来户赖八爷已经在我镇落户扎根,完全是自己人。谁会自己拿刀往自己身上砍?不能胡乱怀疑。”

“这个我明白,不过一个外来户不能不防呀,还是要暗中留个心眼为妙。” 邹树成脑筋复杂眼毒嘴快的说:“我觉得你那个前妻退休闲居的樊医生最值得怀疑。”

倪茹君不由一愣,脊梁沟里一阵透心涼,脑袋瓜子嗡嗡作响,两个黑眼珠瞪的象两个杏子核,恐慌不安而又底气十足傲慢绝情的自语道:“马上镇上又要狠搞大规模的所有民房大拆迁,政府必须要咱爷们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倪家兵马,工作才搞得下去,敢跟爷们写材料呌板,敢在背后写材料举报吗?”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