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一截沉香木百姓

时间:2021-07-09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一、不速之客

  这天,小春又回母亲家“蹭饭”,其实说白了,应该是“蹭”他大哥大海的饭。父亲去世后,身体不好的母亲就和哥嫂一起过,母亲那一个月四百多的退休金还不够买药吃的,所有开销都是大海出。小春仗着自己没成家,眼皮一抹搭就装糊涂。

  小春轻车熟路上得楼来,把门铃按个不停,可就是没人来开门。小春心里犯嘀咕,大嫂月红曾经对他总过来蹭饭表示过不满,可这样明摆着不让进门还是第一次,难道说是妈一个人在家出了什么事?小春越想越急,干脆挥拳向门砸去,别说,还真砸出人来了。

  开门的是个黑瘦老头,眯着眼睛仰头看着小春,嘴里叽里咕噜不知说了几句什么。

  “你是谁?”小春也傻眼了,抬头看看门牌号,没错啊,可开门的这小老头他硬是不认识。而且,这小老头满嘴方言,小春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两人在门口打了半天手势,小春就不耐烦了,推开小老头就往屋闯,小老头一个劲儿地拦,两个人扯着就进了门。进门一看,母亲和哥嫂都不在家,小春正奇怪,刚要问这小老头是什么来路,就听身后有人说话。回头一看,是母亲回来了,手里拎着装得满满的菜篮子,还有一条大鱼。小春一看就乐了:“妈,我就是回来吃一顿便饭,你用不着做这么多菜吧?”

  母亲白了小春一眼:“谁给你做,这是我买来给你舅补身体的。快过来叫老舅。”说着,母亲扭头跟小老头说了几句话,小老头一听,冲小春笑了。

  和母亲聊了一会儿,小春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这个舅舅早年就去了国外打工,最近才回国,好不容易才找到母亲。他在武汉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外头打工落下了病,母亲说想先带他把病治好之后再做打算。正说着,大海两口子带着女儿雪儿回来了。见人齐了,母亲去厨房,忙活了半天,最后一家人热热闹闹就摆桌子准备吃饭。

  正在这时,小春的手机响起来,看一下来电显示,他就直皱眉头,是他女朋友姗姗打来的。他抖着手接了电话,只听电话那头姗姗的声音十分不耐烦,说她正在市中心的商场购物,让小春赶紧过去。小春知道这一去自己半个月的工资又没有了,可又不敢不去。

  到了商场,掏钱付账,小春这才把姗姗哄得笑出声来。逛完街,两个人来到肯德基叫了两份套餐吃起来。吃着吃着,小春随口就把舅舅的事说了,姗姗听,半晌才说:“你没觉得这事有蹊跷?你哥人品是没得说,可月红嫂子那脾气是容人的?依你说的,你这舅舅穷得底儿掉,平白无故她就能收留?我看啊,他们有事瞒着你,你可别让人给涮了还不知道。”

  小春听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家人咋能涮我,我看那舅舅穷得衣服都快成麻袋片了,还能有啥宝贝不成?”

  “哼,怎么说人家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姗姗伸手指在小春的额头上一点。

  小春一听倒乐了:“那也叫国外?越南!”

  “让我说你啥好呢。越南就不能出宝贝?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姗姗这样一说,小春才想起来,她工作的地方是多香阁,就是一家卖越南沉香木的专营店。

  “这沉香木是风树经过特殊环境形成的天然香料,越南出产的上好沉香又称奇楠,一旦得到一块,那就几辈子衣食无忧了。”姗姗说。

  小春越琢磨越靠谱,别看老重庆哪治疗癫痫病好舅穿得破,脸和手都黑乎乎的,可是身上有种若有若无的香气,当时他还奇怪,这老舅用的什么沐浴露这么好闻,现在想来,说不准就是沉香木……他突然想起来,妈说过老舅过去在越南一个叫林同省的地方。姗姗告诉过他,那里正是出上好沉香奇楠的地方。

  二、遗物

  小春从此就留了个心眼,隔两天就跑到大海家瞧瞧。据他观察,嫂子月红对舅舅还真不错,嘘寒问暖的,让小春心里越发犯嘀咕。

  这天小春刚进屋,就觉得气氛不对,母亲在一边抹眼泪,大海闷头抽烟,嫂子月红唉声叹气个不停。

  小春一问才知道,昨天舅舅去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是胃癌晚期,还有心衰的迹象,医生让他马上入院治疗。

  小春一听就跳起来了:“这一住院多少钱也不够啊!”

  “我也这么说,可妈……”月红刚说一句,看到大海的脸色不对,就把话咽了回去。

  “唉,我就这一个弟弟。娘去世前,拉着我的手说,把你弟带好……”母亲哭得肝肠寸断,小春心一软,就说不出话来了。

  “明天去医院!”大海一咬牙,挤出一句话,母亲的眼睛就亮了一下。

  月红急了:“你昏头了,这……”月红突然闭了嘴,小春转头看大海,看见他对月红小声说了一句什么话,月红听了就不再说话了。母亲站起身进屋去给舅舅收拾住院用的东西。

  小春越来越觉得全家人有事瞒着他,索性进了舅舅的屋想套套话。

  老舅面朝墙躺着,听到小春进来就坐了起来,小春刚要上前搭话,就见舅武汉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舅突然脸色发青,五官痛苦地抽成一团。小春急得不知怎么是好,上前扶住就喊“妈”。舅舅倒在小春的怀里,突然好像放松了一下,吃力地睁开眼睛,嘴角颤抖着说出一句话:“争透……争透……”小春没听清,刚要再问,母亲和大海已经冲进来,再看怀里的老舅,已经停止了呼吸。

  母亲呼天抢地地哭起来,月红上前安慰,大海和小春一个忙着联系医院,一个通知亲朋好友。

  姗姗听到消息就马上赶过来,先安抚一下哭得晕头转向的小春妈,转头就问小春:“人怎么说死就死了?你问出来什么没有?”小春摇摇头,他还在想老舅临死前说的那句话。小春从小在奶奶家长大,不太懂妈妈说的家乡话,倒是大海听得多了,会说几句。现在不管是问妈妈还是问大海,都行不通,小春只能憋着自己猜。

  小春一刻也不肯离开,时刻观察着哥嫂的动静,可是一整天下来,没看出任何异常,难道老舅早就把东西给了他们?小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干着急没办法。

  第二天一早,家里就挤满了来参加葬礼的人。大海租了几辆车,这边火葬场的车一到,那边就让众人赶紧上车。

  月红捏着鼻子把老舅的行李拿到车上,说是要拿去一起烧掉的。小春妈坐上车还不忘嘱咐大海:“别忘了,这边起车,那边就烧‘争透’。”

  小春浑身一颤,争透!怎么就忘了,母亲的家乡话把枕头叫“争透”。老舅来了以后,月红就把他带来的行李全给换了,只留下一个破旧不堪的枕头。老舅临死也念念不忘的正是他那乌漆抹黑的枕头,里面一定有宝贝。

  月红想找个人负责烧枕头,小春上前一把抢下枕头癫痫可以治吗 ?,冲月红讨好地笑着说:“嫂子,我来吧。”月红白他一眼,把枕头又抢了回去:“到了那边事挺多的,你帮着张罗一下,这点小事交别人吧。”

  “还是我来吧。”小春又抢回了枕头,死死抱在怀里,月红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但不再和他争论。

  小春像模像样地在地上放好黄纸,把老舅的枕头放上去。车队启动了,小春迟迟不肯点火,里面不知是什么宝贝,万一烧坏了可不是玩的,他就盼着车队快点走远。可是车没开出几步,又停了下来。大海气急败坏地跑过来:“我说你干吗呢?妈让你快点火!”

  小春硬着头皮把火点着,大海这才气哼哼跑了回去。

  小春心急如焚地看着车队一点一点地开出小区,这才冲上去把准备好的水向枕头一倒。火灭了,这时他突然闻到一

  阵奇香,不由得一阵狂喜。

  三、沉香

  小春抱着枕头就往自己家跑。进了门,把枕头往地板上一扔,扑上去细看。枕头已经用了很多年,洗得看不出原来的色泽,布也糟了,再加上刚才被火烧过,荞麦皮洒了很多。小春迫不及待地用手撕开破布,扒开荞麦皮,一块黑黝黝的木头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春仔细看了半天,这才想起给姗姗打电话。没几分钟姗姗就到了,一见木头眼就直了:“就是它,沉香木,我认得!小春,这下我们发财了!”

  “真的啊?能值多少钱?”小春美得都语无伦次了。

  姗姗很快冷静下来:“这事不能声张,别让你哥知道。这样,咱先找个明白人给看看,到底值多少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