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草》全诗翻译赏析唐诗三百

时间:2021-07-09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原文】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译文】

  古原上的野草乱生乱长,每年春来茂盛秋来枯黄。

  任凭野火焚烧不尽不灭,春风一吹依旧蓬勃生长。

  远处芳草掩没古老驿道,延至荒城一片翠绿清朗。

  春绿草长又送游子远去,萋萋乱草可比满腹离伤。


【赏析一】

  这首诗据说是白居易十六岁时写的。诗人用茂盛的春草来比喻离别之情,新颖别致。它一方面说明别情之深,就像无处不有、枯而复生的野草那样,永不磨灭地留在人的记忆里;另一方面又是劝慰友人要像野草那样,经得住艰难困苦的考验,顽强地生活下去。

  全诗含意深刻、耐人寻味。其中“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两句,表现了野草不可摧毁的顽强生命力,常被引用来说明新生力量是扼杀不了的真理,是历来传诵的名句。


【赏析合肥癫痫病治疗医院二】

  “赋得”指科举考试的要求,有限定之意。本诗要以“古原草”为兴,以“送别情”为题作文。诗的前四句写了“原上草”的顽强与茂盛,后四句写了“古道送别”的难舍难分。春草与别情的相连出自《楚辞》“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历来为诗人所借用。李煜的“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王维的“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都有借用,各有特色。此处“王孙”一般指游子。

  作者由“离离原上草”而“起”,用野草之生命力顽强而“承”。继而“转”到野草的滋生,侵入到古道,远接荒城,这正是送别的伤心之地。转得自然合理,合得情景交融,尾联用“又送王孙去,凄凄满别情”点题,道出离别之情,以合上面描述离别之景。

  凄凄的芳草恰如相思的别情一样滋生蔓延,铺天盖地。前三联描写送别的地方与景像,正是为这最后一联送别之情的难舍难分做的铺垫。颔联尤妙,“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道出了具有顽强生命力的野草,不正是无尽的相思之象征吗?送别的愁苦、离后的思念如这烧不尽的野草一样,挥之不去。一阵春风又生,一个念头一个细节,愁苦也会涌上心头。如野草一样蔓延天地,相思浸透一颗游子的心。

  颔联“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未拘泥于标准格式。起句(亦为粘句)五字用了长沙好的癲痫病医院四个仄声,“不”字该用“平”而用“仄”,对句第三字该用“仄”而用了“平”。这是根据正常格式以外的“拗救”规则中“对句相救”之法而进行的变格。这是为了完成高难度对仗、保住必用字,以提高诗句质量所采取的办法,也是拗救规则中所允许的遣词用字的自由度,名篇佳作中不乏此例。


【赏析三】

  此诗将眼前的春意与离别之情融为一体,通过写草的枯荣顽强生命力,表达了坚韧不拔,顽强奋斗,坚定美好生活信念的人生勉励。

  这是一篇脍炙人口的咏草之作。绵密的原上草每年一荣一枯,草枯黄之时即遭野火焚烧,但草是烧不尽的——春天一到,原上之草就又碧绿茂盛了。草的生长速度极快:不仅原上,就连古道荒城也无处不生。当此春草茂密之时,诗人又要送朋友远去,心中凄然,充满离别之情。此诗写出了草的顽强的生命力,也写出了草的芳香——“远芳侵古道”,写出了草的色彩——“晴翠接荒城”。而惜别之情也如春草——“萋萋满别情”。全诗以人事代谢的现象与自然界光景常新作对照,意义就不仅局限于写草了。诗的下语准确洁净,“侵”字、“接”字生动传神地刻画出春草蔓延、绿野广阔的景象。


【赏析四】<晋城治疗癫痫病排行榜/p>

  这是咏物诗,也可作为寓言诗看。有人认为是讥刺小人的。

  从全诗看,原上草虽有所指,但喻意并无确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却作为一种“韧劲”而有口皆碑,成为传之千古的绝唱。


【赏析五】

  诗扣题目甚紧:先写古原草,后写送别,但 写古原而暗寓别情,写送别而不离草色。

  第一句以“古原草”点题,前加“离 离”,状其稠密、茂盛,与次句的“荣”和末句的“萋萋”呼应。次句“一岁 一枯荣”虽“荣”、“枯”并举,却落脚于“荣”,表明在诗人的审美意识中, “荣”是主要的、本质的。春“荣”冬“枯”,这是“原上草”的特点。诗人 倒置一岁之中先“荣”后“枯”的顺序,既表现了“原上草”的顽强生命力, 又在读者面前展开了“离离”,绿遍古原的画卷。次联“野火烧不尽”承“枯”, “春风吹又生”承“荣”。就字面看,两相对偶,铢两悉称;但就意义言,却 一气奔注,上下贯通,讲的都是“原上草”,而重点落到下句,与第二句“荣”、 “枯”并举而重点归“荣”契合。第三联就“春风吹又生”作尽情描绘。出句 从嗅觉方面落墨:“远芳”,即播散得很远的“草”香。这“草”香,从“原” 上散发,直侵入伸向天边的“古道”。对句从视觉方面着笔癫痫病多久能看好:“晴翠”,即阳 光下闪亮的“草”色。这“草”色,从“原”上延展,直连接遥远的荒城。十 个字,把经过野火焚烧的“原上草”,写得何等色香兼美,气势磅礴!以上赋 “古原草”,似与“送别”无关。而读到尾联,便感到前面所写的“离离”之 “草”立刻充满“别情”。眼前是“古原”,而“王孙”一去,不是首先要穿 过那“古原”吗?“原上草”“远芳侵古道”,“王孙”不是也要随着“远芳” 踏上“古道”吗?“原上草”“晴翠接荒城”,“王孙”不是也要随着“晴翠” 走向“荒城”吗?诗中的两个“又”字,看来是有意重复。“原上草”“一岁” 一“枯”,而“春风吹又生”,循环不已。每当“原上草”“春风吹又生”,就“又送王孙去”,也循环不已。就这样,作者把“咏物”和“送别”多层次 地、紧密地结合起来了。

  前六句,以“原上草”为主语,一气盘旋,胍络分明。后两句以“又送” 转入“送别”,又以“萋萋”照应首句的“离离”,回到“原上草”。章法谨 严,通体完美。中间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联,对仗工整而气势流 走,充分发挥了“流水对”的优点。它歌颂野草而又具有普遍意义,给人以乐 观向上的鼓舞力量。蔑视“野火”而赞美“春风”,又含有深刻寓义。它在当 时就受到前辈诗人称赞,直到现在还被人引用,并非偶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