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老男孩(10)-

时间:2021-04-05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梁洛颜尽管已经困得头也抬不起、眼也睁不开,可一回家他就恨死了自己,把头撞在墙上骂自己:“梁洛颜,你他妈是混蛋!爱她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说出 来?你他妈怕什么?靠!你他妈好歹还是个Rocker!”他重重地倒在床上,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望着天花板眉头紧皱,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他胸口一热, 拨通了汪梦雅的电话。那头的梦雅说:“我刚睡下。为爷爷奶奶做好了早饭,终于可以躺下了,你也好好睡一下,中午你还要坐车。”洛颜紧闭双眼,又睁开, 像是在做一件压力巨大的事,他说:“雅,我睡不着。我想如果我今天不说出我压在心里的话,我这辈子都会后悔。”电话停顿了几秒。梦雅像是早有预料:“ 既然想不后悔,那你就说吧。”洛颜鼓足勇气:“汪梦雅,我——爱——你!”他感觉自己浑身发热,也听到梦雅从那边传来一声哭泣。洛颜说:“我这30年, 谈过四次恋爱,后来结了婚,从来都是被爱,从来都是拒绝别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主动爱一个人,到现在也没学会。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主动地、清晰地说 ‘我爱你’。这三个字不是随便说的,就像在上帝面前宣誓。雅,我真的爱你。”梦雅感动地说:“谢谢。谢谢你能这么对我说。我现在只能回答你,我喜欢你 ,我依赖你,可是我不能说我爱你,我可以对你说I love you,可是我真的不能说这三个中文字。因为一旦我说出这三个字,我就会死心塌地爱你一辈子,把自 己的全部都交给你。”
    “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梦雅无不忧心忡忡,“道路还这么漫长,处处充满了变化,谁能说没有改变的时候呢?不定数是那么多。‘爱’这种事情, 当初越热烈,一旦崩溃,后来就会伤得越深。”梦雅担心自己的这番话湖北癫痫治疗专业的医院会让洛颜误会成拒绝,她接着说,“摆在我面前的路,就是必须考一个好大学,然后有个 好工作,我要做一个靠自己奋斗的女人,因为我看到的悲剧实在太多了。也许,我到24岁左右才会结婚。”洛颜连想都没想:“那我等你!我等你七年!我要娶 你,光明正大地娶你。我要让你身边所有人都对你羡慕嫉妒恨,要让所有反对者都没有任何反抗的冲动。我相信,以我的奋斗,我的热血,我的坚持,我能做到 。”梦雅听到这样火辣辣的承诺,听得热血沸腾:“好!一言为定!那你答应我做第一件事,戒烟!我给你人权,你可以从一天一包,减到一天半包、一天五根 ,直到永远不抽。”洛颜也回答说:“好!一言为定!”爱情的力量果然强大,梁洛颜这个烟鬼以后但凡有任何女人在场,在抽烟前一定要说:“对不起,我抽 支烟,我选择回避。”他会躲到外面去抽烟,再嚼一粒木糖醇,如此烟瘾骤减。有次他到香港开个会,在全港禁烟的氛围中,也看清了吸烟者在那边被如何鄙视 ,路人的眼神看你就跟看罪犯差不多,你每抽一支烟都巴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洛颜带着洛心来到重庆主城,这时袁潇已从男友黄辉在攀枝花的工地上回来。连续一周的相处,令洛心对堂哥的真实婚姻状态于心不忍,她不止一次地对洛 颜说:“哥,你真的好可怜。说得不好听点,袁潇这不就是给你戴绿帽子吗?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要回去,我想过正常一点的生活。看到你的婚姻这么惨, 我怕我会忍不住和袁潇吵起来。”洛颜送洛心到车站时,简短交代:“记住,你回去后,一定要报喜不报忧。梦雅不但是你表姐,而且极可能是你未来的嫂子, 你要代我好好照顾她、关心她。她如果有任何难言的困难,你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洛心当天确实一个劲地点头,可回到家乡一见到梦雅,实在没甘肃专治癫癫病的医院哪个好忍住,她 的满腔郁愤终于爆发:“我哥和袁潇不会长久的。她甚至当着我哥的面和那个黄辉视频聊天,谈得很欢乐。我还见过黄辉长什么样,很高,很壮,肚子很大。袁 潇经常在我哥面前提起黄辉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一天到晚都是‘黄辉黄辉’的。我哥就是傻,完全成了挣钱的奴隶。他就缺一个能照顾他的人,这一点袁潇倒 是做得不错。”
    “那袁潇到底喜不喜欢你哥呢?”梦雅问。洛心叹了一口气:“实话说,也挺喜欢的。只不过她性格比较强悍,这边丢不下,那边也丢不下,维持现状呗。 我觉得她还是蛮漂亮的,她像女人,而你像女孩,气质不一样。但我哥就是一直在忍,我就没见他发过脾气,都是闷在心里,只有和我在一起才说几句心里话, 大多数时候都忙他的工作去了。就像他说的,除了会挣钱,其它啥也不会。他可能更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吧,写作和演唱对他来说不是工作,而是寄托。其实, 我觉得我哥特别孤单。他又长得很像我爸爸年轻时的样子,所以看到他很累的时候,我也会很心痛。”听到洛心这样讲,梦雅心里既难受又深感自己责任重大, 她有一股天生的想要照顾洛颜的热血在身体涌动,她想多给洛颜一些安慰,不管他是不是有老婆的人。洛心说:“我今后不会再到别人家里呆那么长时间。真的 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接触得越真实,就会越悲伤。”梦雅反过来安慰洛心:“没那么严重啦。其实你哥这个人很正直,我也喜欢他的自由气息。他现在的 忍是因为他心地善良,他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做事那么绝。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不能无情无义。”
    情人节说着说着就到了。袁潇才落家没几天就又买了车票到攀枝花与黄辉共度,梁洛颜也从重庆主城赶到家乡县城,与从家乡农村赶到家乡儿童癫痫病长春哪家医院看的好县城的汪梦雅共 度这一日。两人敞开心扉,牵着手游走在各商场和电影院。洛颜懂得起,玫瑰、巧克力准备充分,还买了梦雅最爱吃的旺仔小馒头、奶片及一大袋糖果。梦雅把 洛颜带到她学校附近的一家“映山红KTV”,选择了一个大包间,两人纵情喝酒唱歌,从《小情歌》、《灰姑娘》、《不了了之》、《海角七号》到《我的歌声里 》、《三天三夜》、《High歌》、《爱是你我》,洛颜这个唱摇滚的歌手,跟着梦雅的喜好,与梦雅一起一首接一首地竭力表达。除了偶尔来敬酒的KTV推销员外 ,包间里基本上无人打搅。梦雅的酒量的确惊人,跟喝开水似的,她豪气干云:“来,我们不醉不归!”两人喝得相当尽兴,高音也飙得超出合理范畴,譬如《 三天三夜》的最高音High F,居然也被当日的洛颜酣畅淋漓地飙了出来。这种毁嗓式的原调翻唱,按理说是不能多唱的,可洛颜已经不管那么多了,只因为梦雅 说她就是喜欢《三天三夜》那种High到极限的痛快,以至于后来洛颜在选择练声曲目时,80%选的都是原调女歌,还把男歌尽可能地高八度翻唱。
    梦雅醉意悠然地坐在点歌台旁一首首选歌,洛颜突然停止了演唱,静静地来到梦雅身边蹲着,他看着眼前梦雅这张美丽的脸庞,情不自禁地在她的右脸上如 同小鸟啄食地亲了两下,就在这时,梦雅突然把嘴唇凑过来与洛颜深深相吻。洛颜反倒一时有些紧张,呼吸急促,他跪在地上,双手紧抱着梦雅,手在她背上像 要掐进肉里。他惊讶于梦雅居然无师自通地懂得如何舌吻,两条舌头在嘴里相互缠绕,你来我往,像要把对方放进自己身体里。梦雅的初吻,来得异乎寻常的漫 长,整整20分钟,就像把郁积在心的所有欲望都在这一刻全然爆发。她也紧紧抓着洛颜的背,闭着双眼让舌头尽情地在洛颜嘴里游滨州羊羔疯应该如何治疗走。这种感觉,任凭后来如何 回忆和叙述,都无法体会当时的那种震撼与激烈。说不清是借着酒劲还是荷尔蒙充斥全身,两人没觉得这舌吻时间有多漫长,只想让这一刻保持永久。洛颜跪在 地上的腿已经发麻,和梦雅一样全身都在颤抖。吻毕,他跪在地上看到两眼发呆、低垂着头的梦雅,梦雅自言自语:“这是怎么啦?我在干什么?我们在干什么 ?”洛颜抚摸着梦雅的脸:“雅,初吻。”梦雅又拼命摇摇头:“对呀,我的初吻。天呐,我的初吻没有了……”她站起身来,向洗手间走去。
    梦雅拼命地往脸上浇水,浇了一遍又一遍。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眼泪滑出眼眶,轻轻舔舔泪水,咸咸的、涩涩的,又对着镜子笑笑,擦干眼泪,再一遍遍 浇水洗脸。她走进KTV,找了个靠近墙角的沙发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洛颜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也什么话都没说。梦雅用哭红的双眼久久凝望着洛颜,她看 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心绪从未有过的复杂。突然,她一把将洛颜狠狠地按倒在沙发,狠狠地亲吻着洛颜。她的整个身体都压在洛颜身上,比先前更加用 力地与洛颜搅拌着舌头。洛颜条件反射似地抚摸着梦雅那曲线毕露的腰间,再往上推,快到胸部时被梦雅推开手,但嘴唇依然深深亲吻。完了以后,梦雅身上的 假小子气全然不见,她像个小女孩一样静静地躺在洛颜腿上,嘴里咬着自己的指甲,仍在颤抖。洛颜静静地看着如此安静的梦雅,轻轻地亲着她,手在她身上来 回滑动。他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手压在梦雅隔着外衣的饱满乳房上,轻轻揉捏,梦雅闭上双眼,又很快睁开,推开梦雅的手:“对不起。我们是不是太快了? 从认识你到现在,才25天。我有些东西现在还不能给你,你要再等等,好吗?”洛颜微笑着点点头。(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