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月光如水www.hlmsw.cn,轰炸超人

时间:2021-04-05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如水的月光,和着吉他的琴弦,伴着父亲低沉的嗓音,于是,那深情的老歌,随着时间的远逝,竟越发的清晰于记忆,萦萦绕绕,怀念便在心头升起……

不清楚是哪一天有了开始,应该是农闲之时的。即便是农闲,乡下的晚饭后也已是月光升腾的景象,村庄低矮的房屋、茂盛而又高大的树木,此时,安详静谧,斑驳于月光中。即使眼下作这些回忆之时,也还依然触得到它的亲切,闻得到它乡间特有的气息,浓郁芳香,父亲的歌声往往也就在此时随着回忆的潮水渐渐弥漫开来。

只记得就是这样的月夜。每每晚饭后,只要瞅见那把破旧的没有油漆的木椅,已然端坐于院中,便晓得它是在等父亲了,也就是说,父亲又要弹吉他而进行月光下的深情歌唱了!于是,这边激动的我便要欣喜若狂如旋风般卷到墙根,一手急急拎起掉瓷斑斑的脸盆,一手飞快捡起那根小木柴棍儿,使着劲儿猛敲,“哐哐哐”的声声脆响后,便是我急门大嗓的童声吆喝:“快来看哪快来听,音乐会又要开始��……”“哐哐哐”……

所谓的“音乐会”,也只不过是父亲的自谈自唱而已。在我儿时的生活中,我特别地惧怕父亲,父亲给予我的印象是不拘言笑,特别严肃之人。可是,父亲居然会唱歌!况且,在那个时代那个贫穷落癫痫患者发作该如何治疗后的小村落里,能有一把吉他且能自谈吉他唱歌是何等的荣耀与自豪啊!我也就是趁此机会才可以在父亲面前能如此放肆如此地逞能而又如此地以父亲为骄傲来喜欢与崇拜他!所以,清脆的“哐哐”声传出去的欣喜与疯狂,往往会随着我走街串巷如做针线杂活的小贩般七拐八拐,呼啦啦引来一大群小伙伴,他们也都跟在我身后欢叫着嬉闹着奔我家而来,准确地说,是奔于我家门前的大路上。

因为我的家,临村中大路,根本没有围墙的,只有粗陋的一间草屋,还有就是靠屋山墙、用木棍搭建、三面漏风透光、里外都能看得见人的所谓的“厨房”构成,只是“厨房”顶上放有几块油毡挡雨不漏能做饭而已。在月光清亮的晚上,透过木棍的缝隙,厨房内的锅碗瓢盆静静地躺卧于土灶台上,只是父亲在木棍上楔进了几根钉子而用来挂着的铁勺子与铁笊篱在与月亮遥相呼应,闪着幽幽的光。

待我们一行疯癫着奔来时,已有左邻右舍的几家大人们三三两两地或立于大路上或蹲于墙根前,也有斜靠在我家厨房的,他们有的吸着烟火,有的在说着什么,也还有几个平时较泼辣的村妇在互相指笑逗骂着,亮亮的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映照的若皮影戏般的生动有趣,这一切也都是只等父亲的开场了。

而我们这帮小家伙呢,雀治疗羊角风去哪家医院好跃着,嚷嚷着,挤扛着,则几乎都要蹭到父亲的脚前了,只是我将军似的一声令下,任凭多大的委曲,也是敛声屏气乖乖地蹲着,唯恐给撵了回去,痴痴地两手托腮,欢喜的目光就都在了父亲一人身上。

此时的父亲已坐于皎白的月光里。

父亲身材高大挺拔,月光下的姿势竟宛若我现在所看到的古装戏中自弹自唱的琵琶女,只是父亲缺少的是那种特有的娇柔,多出来的则是更多的伟岸与自然,当然,父亲抱的是吉他。

“开始唱了啊!”父亲只此一句高声,喧闹的大家便会即刻住声,静静地听父亲报歌名。

“先唱:东---方---红。”

父亲右腿置于左腿之上,吉他横立于腿上,稍试琴弦,便开始了他的弹唱: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共产党,

像太阳,

照到哪里哪里亮。

哪里有了共产党呼儿嗨哟,

哪里人民得解放。

……<癫痫病可不可以不治疗自行恢复啊/p>

月光如水。父亲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很普通的男中音,没有特别吸引人的特殊音质,却韵律悠然,和着吉他的琴弦,余音袅袅,仿佛融进了那如水的月光,洒满遍地,就连斑驳的树影里、村庄的空气与夜色中都浸满了父亲的歌声,毫无保留地流泻于我无暇的童年。

“下一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

呵,我是多么地满怀喜悦与激动啊!父亲天资聪慧,吃苦耐劳,数学常常是满分。由于家境贫困,兄姊八个,迫不得已于高一中途辍学,后来去部队做了一名革命军人,表现亦很出色。可是作为长孙的他也是太奶奶的心肝宝贝,所以,无论部队领导如何劝阻,一直担心离家太远的父亲吃苦受累,太奶奶执意要父亲转业回家。就这样,酷爱唱歌的父亲带着他心爱的吉他与简单的行李回了老家,只是父亲从来都没有丢掉过他的吉他与歌唱。后来,我常想,父亲在与母亲恋爱的年轻时光里,是不是常常给文弱的母亲弹唱呢?我问母亲提此话题,不善言谈的母亲亦是一声不吭,只是不置可否的浅浅兰州看癫痫好的医院一笑。

此刻的母亲呢?

啊,月光如水。

如水的月光下,只见母亲坐在靠近厨房门口的矮凳上,就着亮亮的月光,一针一线地纳着鞋底。母亲不像我们这般如饥似渴地倾听与欣赏,大概是不好意思地专注于父亲吧,也或许是父亲已给母亲弹奏过多遍母亲已耳熟能详的缘故?不过,我相信,在母亲做活的一针一线中,一定是纳着了无限的幸福与甜蜜。

特别是每次将近结束之时,往往会有大嗓门的泼辣村妇在喊:“国昌,再来一遍。”我可爱的母亲,就会稍作停顿,微笑着注视着父亲,月光把母亲一脸的自豪与柔情,映照的一览无余。

时光荏苒,而今我已是不惑之年,父母也几近古稀。可是如水的月光年年依旧,月光下的童年画面也总是那么清亮地印洒于我的记忆。

所以,常常是这样亮亮的月夜,痴看月光时,总要伸手去触摸它如水的温柔,往往又有着一种欣喜:斑驳的树影、逗闹的村妇、吸着烟火的叔爷、母亲纳着鞋底的幸福与我们无暇的追逐,仿佛都在了我的掌心跳舞;侧耳倾听,竟有吉他的琴弦合着父亲的歌声,从月光里倾洒而出,飘飘渺渺,响彻心谷……

啊,月光如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