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二胎?痛并快乐着

时间:2020-10-21来源:海岸线文学网

  1

  带娃出门玩时,经常会遇到带娃的宝妈讨教经验:“看你家俩玩的多好,太羡慕人了。是不是很好带?”

  作为一名常年奋战在独自带俩娃路上的钢铁女战士,看看那一大一小、面容相似的两小只,忽然不知该用哪种表情表达内心丰富的表情。

  别人哪知道,这姐弟俩在家是三分钟就炸一次毛,闹腾的是鸡飞狗跳。只有出门,才全程上演姐弟情深,岁月静好的戏码啊!

  记得我家二宝出生前,大宝几乎是天天上演“催二胎戏码”。每晚的睡前功课几乎都是雷打不动的那句:“妈妈,你给我生个妹妹好不好?我一个人好孤单。”

  每次坚定回绝后,她都用她小鹿般温柔的眼睛眨呀眨地盯着我看,小心又期待地追问我:“妈妈,求求你了,好不好?我会帮助你照顾她的,不会让你太辛苦。”然后,深情地抚摸着我自生娃后就没缩回去的大肚皮憧憬:“小宝宝,你怎么还不来妈妈的肚子里啊?我都等你等不及了,想让你快点出来和我玩呢。”

  被她的甜言蜜语一冲击,只要一个娃的坚定信念,渐渐地动摇。学着育儿书上教育的,给她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建设,比如:宝宝出生后,妈妈要很多时间照顾ta,不能照顾你;你的玩具和好吃的要和ta分享;ta可能会给你捣蛋,让你很烦躁……

  她认真思索片刻,大义凌然地同意了。

  整个孕期,她都像个小大人一样地照顾我,让我老怀欣慰,看来,手足不和的担心不会实现了。

  结果……孩子的保证,果然和男人那个大猪蹄子的甜言蜜语一样,谁信谁……呵呵。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2

  生完二宝,被姥姥带去医院的大宝,撅着嘴巴、拉长小脸,满脸不高兴地背推搡到我的病床前,只低头隔着衣服,亲了亲我瘪下来的肚子,就躲到一旁去了,任我怎么呼唤,就是不再上前一步。

  妈呀,这是什么情况,我们面面相觑,绞尽脑汁也不能让她再靠前一步。

  终于熬到出院,回家搂着她睡觉时,她才吐露心声,原来,我们夜里匆忙住院,没叫醒她,她不高兴。因为没有实现她亲眼看到小宝宝出生的愿望。

  解开心结,她才露出久违的笑脸。

  刚出二胎月子,儿子胖宝的破坏力还沉睡在肉嘟嘟的身体里没被唤醒,女儿豆宝也对软糯的弟弟处在好不容易满足的期盼中,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围在弟弟身边,好奇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

  吃喝拉撒的需求被满足后,像天使一样可爱乖巧的胖宝让我省心好多,忍不住得意地向身边亲友炫耀:这个儿子就是来报恩的,乖的丝毫没让我意识到一个人带俩娃的辛苦。

  结果三个月一过,男孩子体内潜藏的洪荒之力随着他的翻身,一起被唤醒,过去信誓旦旦的轻松好带,让我恨不得自行了断——看吧,人在得意时最容易自我翻车。

  眼瞅着一直精心陪伴自己妈妈,被一个话都不会说的小肉团子抢走,豆宝的失落和不甘,凭我一个心粗如棒槌的迟钝妈都感觉到了,却一直分身乏力。

  陪老大,老二哭。陪老二,老大哭。

廊坊羊羔疯是怎么治疗的;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每天沉浸在手上抱着哭泣的老二,腿被螳臂当车、嗷嗷叫着的老大晃动的晕乎状态,恨不能像人鱼公主的尾巴一样,劈出两个我来。

  不止一次幻想着:如果我有孙悟空,拔一根毫毛就变一个分身的神通该有多好啊!那怕拔秃噜头,我都不在乎!

  这样,一人一个,谁也不用争,不用抢。还能完全有一个自己几年都没享受过的独处时光。

  可惜事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3

  等到胖宝七八个月会爬时,和姐姐的“争妈妈大战”正式升级。

  以前只是争取我先照顾谁的问题,现在是争的是家庭中的“江湖地位”。

  像小狗一样只会在地上爬的胖宝,也像小狗一样四处寻找新的属于自己的地盘。不是突然闯进姐姐正玩的玩具区域捣乱,随手乱扔玩具。就是爬到姐姐的书桌前,胡乱抓一把桌上放置的书本文具。再不然就是好好吃着饭,忽然抓起手上正拿着的勺子、菜肴等扔进姐姐的碗里……

  每次看到姐姐气呼呼大叫:“弟弟!”然后哭喊爸爸妈妈时,他就咯咯笑着躲到一边。

  书上说,二胎家庭,老二就是一个掠夺者,需要老大用武力来征服他。家长只要规定好安全区域,只管放手让老大解决。

  于是,前面是咯咯笑着躲避的弟弟,被后面是怒发冲冠的姐姐追上后,哭和笑开始对调。

治疗脑外伤癫痫病的医院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在这每天重复N遍的你追我打,你闹我叫的家庭伦理剧中,原本还脆弱敏感的心脏,经过这一次次全武行的捶打,已然能够坦然笑看江湖上的波光诡异,生出一种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出世感。

  4

  都说老大没有老二精,在我家这两姐弟的身上,我是实名见证者。

  大多时候,挑衅的都是两岁的弟弟,每次被六岁的姐姐发现时,“弟弟”两个字还没有说完,他就快速滑动小短腿笑着跑开,不是躲在另一个房间的门口反锁住们,就是扒着爸爸妈妈的双腿,一边不迭声地嚷着“怕怕”,一边和姐姐不停地绕着圈圈……

  虽然每次都免不了被姐姐捉住揍一顿,但象征性地哭过几声后,他小手一挥涕泪横流的肉脸,又没事人一样挣脱着去找姐姐。

  所以,挨打最多的他,却是我家笑的最多的人。

  姐姐还在那边气呼呼地告状呢,他已经懂得笑嘻嘻地找姐姐玩,然后一路把傲娇的姐姐哄好。

  原本还担心他俩几分钟一次的大战,每天俩人哭喊无数次的“魔音灌耳”,放手让他们自己处理后,发现他们会自己在相处中寻找平衡点,越来越长时间地在一起相处。

  接姐姐放学时,俩人会大老远的伸长胳膊向对方奔去,嘴里不断呼喊着“姐姐”、“弟弟”。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像极了我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时,许仙和白素贞在断桥上相聚的那一幕。

  姐姐在晚托班回来后,会把藏在口袋里的一小块点心掏出来,小心地分成几瓣给我们分享。

在睡觉的时候抽搐怎么回事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弟弟不管什么时候和我们一起买东西时,都会拿着自己的那份,继续指着商品念叨:“姐姐,姐姐。”

  姐姐会在弟弟闹瞌睡时,躺他旁边,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边轻声地唱着歌。

  弟弟会在姐姐不开心时,主动跑过去,抱抱亲亲姐姐,使出浑身解数逗姐姐开心。如果不奏效,会着急忙慌地跑过来找我们帮忙,双手抱胸,皱着眉头演示:“姐姐,哼,生气。”

  姐姐会在我们忍不住收拾弟弟时,一把上前护住弟弟:“爸爸妈妈,打我,打我。弟弟还没有三岁呢,不能打!小宝宝就是这样的啊,我小时候也是,你们小时候也是啊。”然后,拉过弟弟到一边,轻声细语地和他讲道理。

  这是曾经她讨厌弟弟捣乱,打弟弟时,我劝她的话。

  弟弟会在天黑后,放下手中正玩的玩具跑来拽我的袖子,声色并茂地描述:“天黑,姐姐,呜呜呜,怕。姐姐,回家。”

  这是曾经他午睡未醒,姐姐不上晚托班,我叫醒他时,对哭闹不止的他不停解释的话。

  同样的话,说的对象换了,心情也完全变了。从过去欲哭无泪的绝望,到现在的欣慰开心。这,都是他们带给我的。

  就像曾经因为他们,累到深夜崩溃大哭,熬过那段磨合期,现在他们就是我一切开心和动力的来源。

  我们能陪他们多久呢?拉长我们生命的时间轴,这坚持带孩子的前几年,也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如果生活中还有什么值得我们这么拼尽全力去努力,那一定是娃。

  世上也许没有一定管用的育儿经验,但只要给娃足够的爱,在爱中长大的孩子,自有分寸。

------分隔线----------------------------